疾風香香

上來問個……因為最近有做立牌的團
想做成7×7的立牌
不過目前還是草稿狀態hhhh
有人想要嗎tot……

那隻手是我的...!!(月島:(揍人)

原本想畫跟萬聖節有關結果好像沒有ww

掃描的色差心塞塞;O;

我終於會畫創真的頭髮了TOT

未來的夢想是自產糧(


同居三十題-英法

同居三十題-英法
私心所以是若法
亞瑟有點崩壞 過於紳士

1.相擁入眠(o
8.吐槽對方的生活習慣(
11.替對方挑衣服(o
15.幫對方吹頭髮(o
23.討論關於孩子的話題(
26.無傷大雅的小打小鬧(o

自從法蘭西斯來到家中,比平常多了分歡樂。
亞瑟還記得對方灰頭土臉的站在他門前,白淨的臉被灰塵弄得狼狽,法蘭西斯笑著:「亞瑟我家被燒了,能借我住幾天嗎?」

一進門亞瑟就把法蘭全身上下好好地檢視了一遍,確認除了一些小小的擦傷外,沒有其他的異狀後,就把法蘭踢去浴室。
「給我好好的洗乾淨,我等等把衣服給你。」
當水聲嘩啦嘩啦的響起,亞瑟才離開浴室門前。
打開了衣櫃,他開始思索哪件衣服才適合讓法蘭西斯穿,在腦中開始幻想著。
法蘭西斯穿著普通的T恤和棉質長褲,然後笑嘻嘻躺上床,晃著腳丫、少見的天真樣子配上微笑,亞瑟覺得心裡一陣溫暖。
-
長擺的衣服下是一雙白嫩嫩且修長的美腿,小短褲時不時因為對方走動而擺動的衣服底下露出來,若隱若現反而比沒穿更加讓亞瑟感到興奮,如果自己把那褲子────!
、亞瑟......
不不不、裙子更好吧,裙子就可以慢慢地撩起來,這樣緩慢地反而有更多令人遐想的空間,大腿再上去就是小褲褲────
「亞瑟────我都等到水冷了衣服呢?」一瞬間真人的臉出現在面前,「啊啊啊啊啊!」亞瑟腦內甚麼亂七八糟的畫面都被嚇跑了。
「真是的、哪套是要給我的。」晃著溼答答的髮絲,一手抓住圍住身體的浴巾,一手在衣櫃裡翻找。
「這套行嗎?」亞瑟呆愣愣地看著法蘭自己在忙東忙西,套好衣服,直接臉頰被人使力扯著,「啊啊啊亞瑟你到底在幹嘛啊,喂!」
「嗚呃──沒事沒事你快放手啦蠢貨臉很痛!」亞瑟連忙揮開法蘭西斯的手,救回了自己的臉,順手也捏了把對方。
「你才蠢貨,人家叫你那麼多次了!」
「亞瑟你的吹風機在哪,我想睡了。」
瞥見對方臉上的疲憊神色,亞瑟才想到對方剛從鬼門關走過一遭,應該快累壞了。
「我幫你吧。」
-
亞瑟坐在床上為了方便幫坐在地上的法蘭處理頭髮,用毛巾把過多的水氣擦去,接著用吹風機幫法蘭西斯吹乾頭髮,剛洗好的金髮顯得更加閃亮,也比平常還滑順,亞瑟情不自禁的攥起一縷髮絲,親吻著。
「亞瑟,你在幹嘛?」感受到對方停下了動作,亞瑟沒說話,只是用手環住了法蘭的肩膀,把臉埋進對方的頸窩,感受著與自己相同的體溫。
「上面是我的味道......、法蘭你身上都是我的味道──」
「那是當然的,我用跟你一樣的洗髮精。」
法蘭身上都是熟悉的味道,瀰漫在鼻間、就像法蘭就屬於他一樣的感覺。
-
「我只有一張床,湊合著睡吧。」
「所以是要同床的意思嗎?」
「是啊。」
法蘭皺起可愛的眉頭,「我還沒忘記上次我們大家去旅館你也跟我同床,睡起來發現你像隻章魚死死抓住我,真的超懷疑你是不是有吸盤,根本掙脫不出來──」
「啊啊啊啊不要再說了!」亞瑟羞紅了臉,接著快速的熄燈。
「真是糟糕的睡相,今天離我遠點。」
聞言,亞瑟不滿地鼓起臉頰,「不管。」伸出手就把法蘭西斯攬進懷裡,便摟著不肯放。
要是現在法蘭西斯看的到自己的臉,一定會笑他吧、這麼幼稚好笑的臉。
「......亞瑟放開,很熱。」
......「不要。」
「亞瑟──」「法蘭西斯。」
「就讓我抱一下,拜託。」閉上眼,腦中盡是平常法蘭西斯與大家談笑的畫面、啊啊啊啊好煩燥。太耀眼了,有誰和他一樣愛慕著如此美麗的法蘭西斯呢──他不敢去想像。
「一下就好。」
接著他聽到一聲咂嘴聲,他心一冷。
「白癡,多久都給你抱。」
覆在背上的手,是多麼地令人憐愛。


要你對我XXX!【晶時(偽)】任務30←懲罰

「任務內容不包含這些吧!?大變態!」

熟悉到無法忘記的聲音傳入霜月晶的耳裡,他忍不住抬頭往聲音來源的地方投去一瞥,然後一陣怒氣便油然而生。

黑色的上吊眼被架在小巧的鼻樑上偶時一閃光芒的鏡片擋著,少女用手摀住側頸,雪頰上彷彿開了嬌美的玫瑰,艷麗動人。

而她身前的少年,身型修長。

從晶的角度看去,有著細緻俊俏的臉蛋,深邃的眼眸上的睫毛自然的向上翹起,少年正掛著輕佻的表情,隨意的站姿散著吊兒郎當的氣息。

「額外的嘛,雪‧菜。」

「你、你給我記住!」雪菜邁開步伐跑開,連裙子隨風飄起都沒有注意到。

在遠處看著的晶,對著原本就打心底討厭的人──北見時雨,迸出了更凶惡的目光。

 

隔天。(我不知道晶和時雨有沒有同班,所以隨便亂設定)

晶向著時雨的班級走去,才到門口,就看到時雨被一群女生擁簇著,浩浩蕩蕩的要回教室。「北見,雪菜說有新任務。」

時雨把女生都敷衍回教室,接著說:「昨天不才剛執行過嗎?而且我跟她同班,怎麼不自己跟我說呢?」

晶冷冷地說:「因為這項任務要我代替,她來做的話會做不來。」還沒等時雨開口,晶又繼續的說:「請你用學生會長的權力把放學的體育館清空,還有倉庫的使用權。」

語畢,晶逕自的走掉了。

「嘖。」時雨想到就覺得麻煩,煩躁的咂了嘴。

 

「你要清掃體育館的倉庫?」

「是的,身為學生會的會長有義務把學校的每個角落都打理好。」

「那你需要人手嗎?」

「不了,我已經找好人了,不勞您費心。」時雨又掛上了面具,公式化的笑容。

「那就交給你了,上一節有班級在用,所以最後在用鑰匙鎖起來較好了。」老師點點頭,時雨向他敬了禮,之後就拿著鑰匙離開導師辦公室。

老師望著他離去的背影,同時喃喃道:「真是個優秀的學生……」

時雨自然聽見了老師的喃喃,他漾起一抹貓偷到魚般得逞的笑顏。『果然大人都是膚淺的生物。』

 

當到了體育館,裡頭空無一人,倉庫的門留了一條小縫,流洩出一絲微光。時雨進入了倉庫,晶一臉陰沉的坐在跳馬上,搭配上頭頂閃爍明滅的燈光,讓時雨有了一股不安感,打從心裡。

「好了,可以說是什麼任務了嗎?」

「先把你的眼睛閉上,我等會就告訴你。」晶說道。語氣雖然淡然,但大有「不先照做我就不說」的氣勢。

時雨只好閉上眼睛,「站到這裡。」晶揣著時雨的手臂,把他拉到一根鐵柱前,「不准睜開眼睛。」冷冷的語氣。

等時雨站穩後,晶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用不知從哪來的繩子綁住時雨的手,跟他身後的羽球網的柱子一起。

「喂搞什麼?」時雨立即睜開雙眼,同時嘗試掙脫繩子,無奈它被晶綁的結實。

晶煞有其事的開口:「任務30,拍下『伯爵』受挑逗的表情和畫面。」晶手拿V8放到時雨的臉、身體都被畫面捕捉到的地方。

「好了,開始吧。」

時雨望著步步逼近的晶,不寒而慄。

手指撫上了時雨的面頰。

「等等,我叫人喔──!」

時雨立即感到有熱氣往他耳裡吹進,原本要說拒絕的話,但他急忙把嘴巴閉的死緊,因為怕在這種情況下招來人。

晶的舌在他的耳垂滑動,又接著沿著耳朵的輪廓,輕輕地描繪。

晶時而舔動,時而輕咬。時雨緊緊閉著眼與雙唇,白皙的臉頰已有些許的嫣紅,驀然,一隻手指入侵了他的嘴,不顧他的反抗,撬開他的牙齒深入口腔翻攪著。

「要是忍著不發出聲音,會很難受的喔。還是你覺得自己的聲音太淫蕩,不敢叫出來?」

晶邊抓住時雨的舌,邊對著他的耳朵說話,就算晶的聲音近似耳語,但卻很清楚的被時雨聽到。

聽著讓人感到羞怯的話,再加上被人玩弄著敏感點,他終究忍俊不住,從口中溢出了呻吟,「啊──啊──嗚!」但又立即的消失了,原來是晶用自己的唇吻上了時雨的。

這次比手指的逗弄更加激烈,時雨清楚感覺到有一條柔軟的舌劃過,下一秒他的舌又被什麼給纏住,被迫的玩起捉迷藏。

處於下位的緣故,時雨必須吞嚥比平常更多的津液,有些來不及吞下的就像晶的另一隻手從深入髮間慢慢地、不自覺地往下游移似的,從嘴角淌下。

那隻手就像在撫摸高級的綢緞,輕輕柔柔地在時雨的頸間撫弄,引得時雨一陣顫慄。

這個吻持續了很久,久到晶放開時雨的雙唇後,時雨的腳有些發軟,口中不斷喘著氣。

就連晶自己都沒有察覺到,他們兩人都沉溺在這本來是懲罰的情愛裡。

晶望著喘氣不止的時雨,俊美的臉上現在卻擺出一副情慾未滿足的樣子,漂亮的眼睛因為一連串的情事而顯得迷濛,眼眶濕潤潤的,淚水就快要流下了。

面對面前跟平常不同、可說是誘人至極的時雨,晶吻去了他的淚水,一路輕啄,最後停在鎖骨上,晶用力的咬下──

「啊────嗚嗚、好痛……」情迷意亂中的時雨低聲喊叫著,晶咬住那塊肌膚後,又情不自禁的吸吮著。

「唔!」襯衫的釦子被晶解開了一顆,手指也跟著向下探去,捻住了時雨胸前的紅梅──

「不要……不要。」不知道是被人捏住了男人的敏感點之一,讓時雨感到害怕,還是晶那像是要把他吃抹乾淨的啃咬,時雨那被搞的迷糊的腦袋也重新啟動。

晶也被時雨的喊叫給喚醒了,他清了清嗓子,裝作冷酷的模樣:「其實並沒有這個任務,這只是我對你的懲罰,你下次要在對雪菜做她沒有允許的事,我就把這段影片po上網。不知道堂堂的學生會長在男人身下……嬌喘的畫面被大家看到之後會怎樣呢?」

時雨滿臉通紅的瞪了晶一眼,在繩子解開後他連忙退了好幾步,把鑰匙丟給晶拋下一句「要關好門把鑰匙還給老師」就快步跑去。

晶在後頭懶洋洋的提醒他,「那塊──草莓印記得要遮啊,會‧長。」

看著時雨急急忙忙離開,晶又看了手中的V8,低低笑說:

 

「或許再來幾次也不錯。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