疾風香香

同居三十題-英法

同居三十題-英法
私心所以是若法
亞瑟有點崩壞 過於紳士

1.相擁入眠(o
8.吐槽對方的生活習慣(
11.替對方挑衣服(o
15.幫對方吹頭髮(o
23.討論關於孩子的話題(
26.無傷大雅的小打小鬧(o

自從法蘭西斯來到家中,比平常多了分歡樂。
亞瑟還記得對方灰頭土臉的站在他門前,白淨的臉被灰塵弄得狼狽,法蘭西斯笑著:「亞瑟我家被燒了,能借我住幾天嗎?」

一進門亞瑟就把法蘭全身上下好好地檢視了一遍,確認除了一些小小的擦傷外,沒有其他的異狀後,就把法蘭踢去浴室。
「給我好好的洗乾淨,我等等把衣服給你。」
當水聲嘩啦嘩啦的響起,亞瑟才離開浴室門前。
打開了衣櫃,他開始思索哪件衣服才適合讓法蘭西斯穿,在腦中開始幻想著。
法蘭西斯穿著普通的T恤和棉質長褲,然後笑嘻嘻躺上床,晃著腳丫、少見的天真樣子配上微笑,亞瑟覺得心裡一陣溫暖。
-
長擺的衣服下是一雙白嫩嫩且修長的美腿,小短褲時不時因為對方走動而擺動的衣服底下露出來,若隱若現反而比沒穿更加讓亞瑟感到興奮,如果自己把那褲子────!
、亞瑟......
不不不、裙子更好吧,裙子就可以慢慢地撩起來,這樣緩慢地反而有更多令人遐想的空間,大腿再上去就是小褲褲────
「亞瑟────我都等到水冷了衣服呢?」一瞬間真人的臉出現在面前,「啊啊啊啊啊!」亞瑟腦內甚麼亂七八糟的畫面都被嚇跑了。
「真是的、哪套是要給我的。」晃著溼答答的髮絲,一手抓住圍住身體的浴巾,一手在衣櫃裡翻找。
「這套行嗎?」亞瑟呆愣愣地看著法蘭自己在忙東忙西,套好衣服,直接臉頰被人使力扯著,「啊啊啊亞瑟你到底在幹嘛啊,喂!」
「嗚呃──沒事沒事你快放手啦蠢貨臉很痛!」亞瑟連忙揮開法蘭西斯的手,救回了自己的臉,順手也捏了把對方。
「你才蠢貨,人家叫你那麼多次了!」
「亞瑟你的吹風機在哪,我想睡了。」
瞥見對方臉上的疲憊神色,亞瑟才想到對方剛從鬼門關走過一遭,應該快累壞了。
「我幫你吧。」
-
亞瑟坐在床上為了方便幫坐在地上的法蘭處理頭髮,用毛巾把過多的水氣擦去,接著用吹風機幫法蘭西斯吹乾頭髮,剛洗好的金髮顯得更加閃亮,也比平常還滑順,亞瑟情不自禁的攥起一縷髮絲,親吻著。
「亞瑟,你在幹嘛?」感受到對方停下了動作,亞瑟沒說話,只是用手環住了法蘭的肩膀,把臉埋進對方的頸窩,感受著與自己相同的體溫。
「上面是我的味道......、法蘭你身上都是我的味道──」
「那是當然的,我用跟你一樣的洗髮精。」
法蘭身上都是熟悉的味道,瀰漫在鼻間、就像法蘭就屬於他一樣的感覺。
-
「我只有一張床,湊合著睡吧。」
「所以是要同床的意思嗎?」
「是啊。」
法蘭皺起可愛的眉頭,「我還沒忘記上次我們大家去旅館你也跟我同床,睡起來發現你像隻章魚死死抓住我,真的超懷疑你是不是有吸盤,根本掙脫不出來──」
「啊啊啊啊不要再說了!」亞瑟羞紅了臉,接著快速的熄燈。
「真是糟糕的睡相,今天離我遠點。」
聞言,亞瑟不滿地鼓起臉頰,「不管。」伸出手就把法蘭西斯攬進懷裡,便摟著不肯放。
要是現在法蘭西斯看的到自己的臉,一定會笑他吧、這麼幼稚好笑的臉。
「......亞瑟放開,很熱。」
......「不要。」
「亞瑟──」「法蘭西斯。」
「就讓我抱一下,拜託。」閉上眼,腦中盡是平常法蘭西斯與大家談笑的畫面、啊啊啊啊好煩燥。太耀眼了,有誰和他一樣愛慕著如此美麗的法蘭西斯呢──他不敢去想像。
「一下就好。」
接著他聽到一聲咂嘴聲,他心一冷。
「白癡,多久都給你抱。」
覆在背上的手,是多麼地令人憐愛。


评论

热度(17)